歡迎您來到山東智達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Knowledge quiz
知產問答
當前位置:首頁 > 知產問答 > 版權知識 >
知產問答
知產問答
Knowledge quiz
動漫和短視頻:有哪些版權問題應重視
發布人: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9-05-29 11:28
  

                                                               動漫和短視頻:有哪些版權問題應重視

    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動漫產業產值達到1500億元,在6300億元的文娛業總產值中占比24%,成為其越來越重要的組成部分。然而,隨著動漫產業規模不斷擴大,圍繞動漫所發生的版權歸屬、版權糾紛等問題也在不斷增加。


  據北京石景山法院披露的信息,在2013年至2016年4年間,2013、2014年該院受理的動漫、游戲侵權案件數量呈明顯上升趨勢,后兩年受案更是比前兩年上升8倍之多。動漫產業的版權問題仍然十分嚴峻。


  從推動動漫行業長期健康、穩定發展的角度來看,國內動漫產業面臨的版權問題亟待解決。日前,在國家版權局舉辦的2018中國網絡版權保護大會上,一場名為“短視頻與動漫網絡版權保護及規范”的論壇對動漫及短視頻版權現狀及問題進行了探討。


  侵權量大,源于侵權成本低


  “在淘寶上搜索我們的產品,盜版已經超過了50頁,每頁有幾十個商家,被侵權的商品特別多。”作為海岸線動畫總制片人,魯俊一直為侵權問題感到困擾。他們公司制作了很多動畫,包括當前比較流行的《王者榮耀》動畫等。目前,這些動畫產品遇到大量的侵權。


  北京漫聯創意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夏霓也遇到同樣的困境。按照她的說法,在一個新作品進入市場時,會在網上搜索到不同級別的侵權情況。“很難維權,你找不到它(侵權方),連蘋果平臺都只接受郵件回訪,反饋非常慢。”


  動漫作品侵權較多,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侵權成本低廉。江蘇省常州市文化行政綜合執法支隊重案大隊大隊長周俊根據在執法一線了解到的關于網絡動漫侵權的情況分析說,內容侵權型的網站成本低廉,技術門檻很低,收益很高,這也是現在侵權網站那么多的原因。他介紹說,今年1月,常州市文化行政綜合執法支隊重案大隊辦了一個案子,有一個知名企業投訴其作品被侵權,這部作品在網上侵權的鏈接3萬多條。周俊調查后發現,這并不意味著有3萬多個專業侵權人員進行侵權,而是侵權者通過簡單的技術手段實現的。“一個當事人做了一個動漫類的網站,一年時間通過廣告聯盟收益了13萬,他又把這個網站賣掉了,因為當時流量很高,網站域名賣了80萬。我們一開始以為他是黑客,是級別很厲害的技術人員,結果發現這個人只有高中畢業。”


  后來周俊發現,大量的動漫侵權情況都源于現在網上比較流行的內容管理系統。“這是我們下一步的工作重點,我們要辦的不僅僅是浮在表面上的侵權網站,同時還要把隱藏在后面為這些網站做技術支撐,或者為利益鏈條提供原動力的網站、公司、軟件研發者找出來并實施必要的打擊。”周俊說,在執法范圍內,他們會盡可能地為企業維權執法。


  維權艱難,可借助行政力量


  有侵權就會有維權。在一次次被侵權的過程中,多位動漫從業者也積累了豐富的維權經驗。但談到維權時,他們依舊有一肚子苦水。


  “這是一個打地鼠的游戲,非常難受。更難受的是,有一類侵權真的找不到具體的運營方是誰。”浙江天冊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謝濤表示,這種情況下他們會考慮運用到政府的公益救濟,因為“政府的調查能力比私人強太多”。


  魯俊也經歷過各種維權困境。“目前維權機制下,我們很難把每一家侵權方都打壓下去。”魯俊談道,侵權方有一些是非常小的店主,也有一些知名的上市公司直接盜他們的圖進行商業用途。大的公司相對較好,他們會有反饋機制,收到相關的投訴會有相應的措施。但是他認為,當前一些法律機制和市場商業化運作確實有不對等的情況發生,“我覺得這是需要一些時間,以及包括給從業者足夠的時間,逐步去完成體系。”


  周俊在辦案過程中也遇到類似的情況。“有一個公司的法務投訴到我們這里,說他維權很難。為什么很難?他找他們的律師給侵權網站發了投訴函,但沒有任何回應。”周俊調查后發現,侵權網站提供的地址信息等資料都是假的,因此不可能有回應。這個法務最后找到周俊,獲得了有效保護的渠道。


  “經過了近10年的發展,文化行政綜合執法支隊對于整個網絡案件的查處能力不斷提升,我們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責任來幫助這些網絡動漫企業維護他們的合法權益。”周俊表示。


  夏霓也補充說,在最近幾年,版權維權的氛圍已經有了明顯好轉。“目前來說,我們基本上打官司能打贏了,這個現象太好了。”尤其是2016年以來,夏霓發現,近3年整體版權維權的氣氛都非常好,“以前是打不贏官司,你得先確認這個版權是你的,這就很難。現在不一樣了,整體版權保護和維權在進步,當然也確實還有一些差距。”


  提高保護意識,確權要加強


  在日常執法過程中,周俊發現動漫企業普遍存在一些確權困難的問題。“大家在作品創作初期權利歸屬是比較清楚的,但是到了二次、三次做過版權交易之后,或者做了權利歸屬的調整之后,我們發現他們能夠提供的文件,包括權屬證明會發生一點問題。”


  謝濤也補充說,動漫企業一定要高度重視確權的問題,尤其是對于商業化運作的動漫企業,版權確權至關重要。“版權的特點是,有時候我們要證明我的作品真的是屬于我的,尤其是一個專業化的作品,已經不僅僅是個人作者的力量,他是一個團隊,這時版權的歸屬就很重要。”他表示,從投資方的角度,以及將來動漫公司上市的角度,他們會非常看中這個IP的權利是不是清晰的。只有這個權利的權屬是清晰的,權利的范圍是清晰的,它的商業價值才有可能最大化。


  在應該如何確權上,他們也提出了建議。周俊建議,動漫企業在做版權交易,或者說在版權歸屬調整時,需要引入專業的法務團隊。“比如說現在的動漫作品有很多翻譯權問題,把國外的動漫作品引進來之后,翻譯作品就會面臨在國內如何傳播的問題。如果有些公司做得不夠,維權的時候就會出現一些程序上的問題。”他特別強調,整個版權交易過程中一定要有專業的法務團隊介入進來。


  魯俊則建議,任何一部動漫作品從最初設計出來第一步,就要申請相關的登記、注冊。“無論是形象也好,文字、LOGO也好,都要登記。除了版權相關的登記之外,商標權也應該重視。”魯俊認為,這是作品歸屬于某家企業的最核心的認證指標。此外,他還建議動漫公司健全自身的管理制度,并盡可能花時間了解相關法律法規。


  注重商業化,發掘版權價值


  對于動漫企業而言,除了保護版權,還要注重版權的商業化。尤其在網絡格局下,動漫IP可謂大有可為。


  數據統計,當前我國二次元用戶預計超過3億人,這些人絕大部分都是動漫愛好者。僅就動漫產業而言,2017年中國動漫產業的產值達到1500億元,比2016年同比增長了13.6%,預計到2020年的時候,這個數字可能會超過2100億元。這些都將是動漫企業發揮版權價值的機會。


  夏霓認為,動漫與短視頻結合將有可能發揮出最大的版權價值。有一個經典案例就是小黃人。作為一個動漫IP形象,小黃人公司鼓勵全世界網友進行版權開發,“就意味著全球的藝術家和愛好者們,都在幫小黃人想主意,來彌補小黃人做電影電視劇之外的創意。”夏霓總結說,小黃人的做法就是典型的開放版權獲取創意的案例。去年開始,夏霓做了一個項目叫漫拍拍。“漫聯現在就做這個事,我們開放我們的版權,做成各種小劇場,釋放給所有喜歡動漫的人。”如果能夠做成,夏霓認為,這會是一種新的版權變現渠道。


  魯俊也正在行動中。作為版權擁有方,海岸線動畫把他們所有的動漫角色制作成一個個人創作者都可以使用的數據包,并提供相關免費的教程,把這套數據公開給中國所有的用戶,鼓勵創作者們進行創作。在版權歸屬上,“人物形象是屬于我們的,但是他們創作出來的短視頻是歸屬于他的。”據了解,海岸線動畫從2017年開始,就已經在B站(嗶哩嗶哩視頻網站)把動漫形象角色全部免費公開,當年在B站上用戶提供的短視頻量達到4000條。“目前有很多廣告主找到我們,表示愿意去做這種動漫短視頻廣告的銜接。也就是說通過二次曝光、三次曝光的形式,可以提升動漫的形象角色,以及整個動漫IP產品的影響力。”魯俊認為,這個領域有很大的想象和發揮的空間。
    山東智達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解放路16號黃金大廈9層
                        聯系人:李經理:15966316115(同微信)
                                        053188018115

返回   →
加盟山東智達共創知識產權新局面
服務專線:159-6631-6115
新聞推薦
News recommendation
网上开博客赚钱吗